第176章 话里有话

时间:2023-03-29 20:33:09来源:喪の骨 作者:解説
    苏夏在刹那间破除了疯草的第章束缚,成功回到了走廊。话里手间一点魂魄散去,有话unionforcasinoqueenworkers%20~%20qc377.com%20%E2%9E%A1%EF%B8%8F%E4%BB%AE%E6%83%B3%E9%80%9A%E8%B2%A8%E3%82%AA%E3%83%B3%E3%83%A9%E3%82%A4%E3%83%B3%E3%82%AB%E3%82%B8%E3%83%8E%2C%E3%83%A9%E3%83%83%E3%82%AD%E3%83%BC%E3%83%AB%E3%83%BC%E3%83%AC%E3%83%83%E3%83%88%2C1BTC%E3%81%AE%E8%B3%9E%E9%87%91%E3%82%92%E5%8B%9D%E3%81%A1%E5%8F%96%E3%82%8B%21unionforcasinoqueenworkers可她只要勾勾手指,第章从她手间流失的话里魂魄便会再次重聚,甚至可以成为她的有话武器。

    这就是第章她的新力量。

    “是话里你,你竟然敢回来。有话”

    刑梦辰发觉机关被破于是第章从里面跑出来查看,没想到她刚刚得知苏夏的话里底细,这个人就自动送上了门。有话是第章担心她的朋友蒋薇吧,可为什么会来这里,话里她可没有将蒋薇转移地方啊。有话

    她不应该去救自己的朋友去的么?

    再看被破坏的法阵,修灵世家上千年养起来的魂草,竟然折损大半。一般人只要踏进去一步,必然会被魂草吞噬融为一体,可苏夏非但完好无损,还给她的感觉不同了。

    刑梦辰不得不提高警惕:“你到底是什么人,竟然会有这样的力量。”之前毁了灵祖的像,现在更是破了她修灵世家千年保留的噬魂阵。在刑梦辰的斟酌下觉得,苏夏这个人不能留。

    可是惊讶的不仅仅是刑梦辰,就连苏夏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会有这样强大的unionforcasinoqueenworkers%20~%20qc377.com%20%E2%9E%A1%EF%B8%8F%E4%BB%AE%E6%83%B3%E9%80%9A%E8%B2%A8%E3%82%AA%E3%83%B3%E3%83%A9%E3%82%A4%E3%83%B3%E3%82%AB%E3%82%B8%E3%83%8E%2C%E3%83%A9%E3%83%83%E3%82%AD%E3%83%BC%E3%83%AB%E3%83%BC%E3%83%AC%E3%83%83%E3%83%88%2C1BTC%E3%81%AE%E8%B3%9E%E9%87%91%E3%82%92%E5%8B%9D%E3%81%A1%E5%8F%96%E3%82%8B%21unionforcasinoqueenworkers力量。她自己可都不知道自己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。

    “梦辰,出了什么事?”这时子桑祭离也出来了,除了胸前被包扎起来,他整个人看上去倒也生龙活虎,并没有异样。发生了那样的事,当时玉像破损,苏夏还想子桑祭离也离得玉像那么近,按理也不会好过,可没想到他并无大碍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苏夏想起小墨,就有些心疼了。

    苏夏心生埋怨,都是那玉像害得,这修灵世家有这么多害人不浅的东西,都毁了才好!

    “我竟然没想到你没有在外面忙碌着抓我,反而会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刑梦辰也说:“我也没想到,你不去救你的朋友,竟然又跑了回来。这是什么道理?难道我修灵世家除了灵祖,还有什么东西值得你偷?”

    苏夏耻笑道:“有啊,就是被你们抓来的你们之间的秘密。”那地上的血迹,刑梦辰晚上偷偷摸摸进来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秘密?”刑梦辰被苏夏的话说懵了,“我是一家之主,我能有什么秘密。我想去哪就去哪,谁敢拦我!”

    “是么,我看不见得吧。深更半夜,没人敢拦着你,在自己家你穿着个大黑袍子出来干什么。难不成是装鬼吓人?”苏夏好笑说,见刑梦辰要反驳,苏夏不给她这个机会,紧接着又说,“行,就算你是出来装鬼吓人吧,可是你确定你没有什么秘密么?莫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,不如让我来帮你证实一下吧!”

    “你敢,你以为这里是你想来就能来的地方么!”刑梦辰就势要攻,苏夏双手一捧,底下的魂草成群结队的涌了上来,全受她的控制冲向了刑梦辰。苏夏就躲避在其中,一瞬间从这边穿越而去来到了措手不及的两个人的背后。她成功了,还很得意,“看来这地方我能来。”

    “可恶,你别跑!”

    苏夏跑了,快速闪到了刑梦辰极力想掩饰的东西面前。按照她的猜想这定是个人,遍体鳞伤是免不了的。而过去一看,是人,还是两个熟人。

    “黄烨新,黄叶婷?”怎么是这两人?苏夏纳闷。他们两个不是修灵世家的人么,打的这叫一个惨。两人满身是血,几乎被活活扒下来了一层皮。还好,苏夏通过这两个人的体貌特征辨认出了这两个人。

    奇怪了,苏夏还以为是城里的人被刑梦辰拿来修炼,不成想竟然会是他们两。

    两人被打得半死,吃了不少的苦头。就苏夏来看,这两人到底是修灵世家内的两个不孝子孙,如果要受家法处置,也是情有可原。这个刑梦辰怎么还神神秘秘的?

    现在两人已经昏厥,苏夏在考虑到底要不要带这么两个人出去。

    自己不会是白来一场,带了两个废物吧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不是考虑的时候,刑梦辰已经挣脱出来,和她大打出手。

    论拳脚苏夏不输给刑梦辰,而论实力,苏夏更是在刑梦辰之上。

    刑梦辰还一脸不敢相信:“怎么会,你的力量……”

    咣当一声,苏夏把刑梦辰踹了出去。也没听着刑梦辰的后话。拍拍手,刑梦辰能出来一定是子桑祭离在外面顶着,此地难以施展拳脚,还是出去好办事。

    看着黄叶婷和黄烨新两人,不管这么多了,带上再说。

    苏夏运行法力将两个人提起飞快的冲了出去,谁料想子桑祭离这个时候脱险,刑梦辰也追上。

    “你已经无处可逃了,放下他们两个,你兴许还能有一线生机。”

    “你凭什么这么说,诶,灵老,可恶,你竟然也来了!”

    “灵老?”子桑祭离一回头,哪有什么灵老。一时大意,趁此苏夏将最重的黄烨新甩了出去,直接甩到了子桑祭离的身上。反正这两个人的死活她是不在乎。

    苏夏就带着黄叶婷先跑了,更是临走施展了一把自己的力量,再次召唤魂草为她挡路。

    成功逃出,一出门,早已被大军团团围住。为首之人正是灵老。

    “苏夏,你……”灵老看着她手里的血人,有那么一时都不敢认,“这是——叶婷?”

    苏夏将人甩到了地上,染得一手都是血。

    “没错,这就是黄叶婷,里面还有个黄烨新。怎么,你们自己家的人做的事,你身为灵老竟然不知道么?”苏夏一出口,满满的嘲讽。整出什么暗阁来算是人之常情,毕竟谁家都有个秘密什么的。但是名义上对地府恭顺,暗中却搞出这么多不光彩的名堂来,害人性命,既然看到了怎么能不管。

    “夏夏!”

    “蒋薇?”蒋薇跑上来来到了她的身边,苏夏上下打量,“他们没把你怎么样吧?”

    蒋薇摇头:“你们的事我都知道了,还好灵老是非分明,并没有叫他们为难我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?”苏夏还有些疑虑,但是听了蒋薇的话多少对灵老恢复了那么几分恭敬。“苏夏感谢灵老没有为难蒋薇,既然灵老是非分明,我苏夏自然讲理。只是不知道灵老肯不肯跟苏夏讲理?”

    “谁要跟你讲道理!”这会儿刑梦辰出来了,她的出现带着满满的恶意,气的气儿都快接不上了。“你快把灵祖归还回来,不然,别怪我对你不客气!”

    “梦辰!不可无礼!”灵老训斥道。

    可这个刑梦辰呢,她并不听从,依然指着苏夏说:“她打碎了灵祖,原来就是为了盗取灵祖之灵。现在灵祖的力量全部被她吞噬去,竟然还在这里贼喊捉贼!”

    修灵人听灵祖被打碎,开始在下面私语。

    “打碎了灵祖?这是怎么一回事?”

    “是啊,灵祖像,灵祖像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难道说暗阁里供奉的宝物就是灵祖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听下面窃窃私语,原来修灵人多半都不知道有灵祖像这么一说。

    灵老再次喝止:“安静大家安静!梦辰,不可胡闹!”

    “乃乃!”

    “梦辰!”

    刑梦辰咬住下唇,恶狠狠的瞪着她苏夏。没想到灵老的话比她这家主的话还有效,而且听意思,灵老并不知道刑梦辰背着她都做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黄烨新呢?你把黄烨新怎么了?”灵老怒道。

    在修灵世家人人都知道,一旦做出什么有为家规的事情且过于严重就会被丢去暗阁,九死一生。现在看到黄叶婷的惨状,这些人总算是明白了。而暗阁不允许任何人进,最后还是刑梦辰自行将人带了出来。

    两个人都被折磨的只剩下一口气,灵老命令道:“把这两个人抬下去,好好照料吧。”

    “谁都不准动!”

    众人一怔,刑梦辰发话,上来的人左右为难。

    灵老拿着拐杖敲打着地面:“梦辰,这是为什么!你必须给乃乃一个解释!”

    “因为……”刑梦辰眉目一横,“因为私自盗取塔盘碎片,出外为恶的人正是这两个人!当日我将他们带入暗阁,这两人不知使用的什么招数骗了守护人的信任,盗取了塔盘碎片,更是犯下了不可饶恕的过错。他们偷用禁术,害人性命,给家族抹黑。这两个人不除,不足以平民愤,更有可能带来反的效果,让更多的人效仿!如此恶劣举动,死不足惜!”

    “别说了别说了!梦辰,你快给我住口!”灵老一个劲的打断,可最终还是这个刑梦辰一意孤行把话说尽。更是当着这么多的人的面把话说完的。

    苏夏不明白这个刑梦辰到底是什么意思,不过她着实是气坏了灵老。但要真说起来,苏夏觉得刑梦辰这一行话颇有些大义凛然之态,怎么灵老就这么不高兴呢。

    苏夏看到刑梦辰嘴角得逞的笑意,定然是心怀不轨。但是苏夏却不能明白,她到底是安得什么心。

    “罢了罢了。苏夏,这件事错在老身,老身给你们赔不是了。蒋薇身上的命结明天才可以解开,你们就多等一日吧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,要明天?黄烨新和黄叶婷都在这呢,难道不能解么?”苏夏质问道,灵老却在这个时候改变了心意,命令道,“把这两个不孝子孙先抬回去,明日送去地府,谢罪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苏夏皱了下眉,这灵老的转变也太快了。这一举动大义凛然,却没有一点人情味。她怎么就觉得是刑梦辰的话起了作用?还是自己想多了呢?

    不过更让苏夏不放心的是小墨,要等到明天,小墨怕是要杀过来了。这该怎么办?

    /*6:5 创建于 2016-02-02*/

    var cpro_id = "u2514417";
相关内容